春茂侯门

繁朵

首页 >> 春茂侯门 >> 春茂侯门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狂女重生:纨绔七皇妃 鬼医郡王妃 公主喜嫁 娇妃难宠:太子乖乖吃药 残王御宠:特工医妃 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 丞相夫人 帝妃临天 炮灰通房要逆袭 相门庶女:皇的弃妃
春茂侯门 繁朵 - 春茂侯门全文阅读 - 春茂侯门txt下载 - 春茂侯门最新章节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第573章 何以许余生,怀杏约楝花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当年申骊歌为了他不顾一切的远嫁长安,那时候那连西域都不曾走遍的胡女甚至不会说一句汉话,是倾心倾意爱慕着年少的宁戡支持着她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做一个扃牖后院的贵妇,从此远离了所熟悉的黄沙与苍茫,再不复翱翔大漠的桀骜自由。

而隔了整个人生的少年意气,收获一场永诀的痛彻心扉后,宁戡在临终前两日,特意叫了宁摇碧到跟前,吃力的学了一句月氏语,预备九泉之下,向他半生亏欠的魂魄诉说那句数十年前狡猾避过的回应——

“生前,卿随吾远嫁长安,死后,换吾陪卿永葬大漠,此后,世世无离,永为夫妻。”

流着泪教完宁戡这句月氏语,回到外间,宁摇碧忽然不顾儿女在侧,猛然抱住卓昭节,沙哑着嗓子道:“昭节,幸好咱们,不曾错过!”

本拟嗔他失态的卓昭节陡然沉默,摸着袖中才取出来的珊瑚簪,亦是潸然泪下:“是天怜我。”

二月初三是双生子的生辰,如今又成了千秋节。

鬓发已然花白的卓昭节端坐堂上,听着长媳阮穗娘轻声慢语的报着千秋节时送进宫的礼,排行为小五娘和小七娘的两个孙女坐在阮穗娘再下头,托着腮,认真的听着。

小五娘宁筝知十月份就要出阁了,小七娘宁琴知还没定亲,可也有十三岁,也要开始学管家。

虽然宁筝知是宁夷泰的嫡女,但如今宁夷泰和妻子杨氏外放,为了子女的前程,却都留在长安,由祖母雍国公夫人卓昭节和大伯母雍国公世子妇阮穗娘帮着教养。

原来的雍国公宁戡去后,宁摇碧本该降袭为侯的,但因为其长女宁夷徽嫁与太子为元妃,惠昭慕太后命推恩父家,宁摇碧这一代无须降袭,仍为雍国公。

惠昭不是懿号,是谥号。

如今在的太后已经姓赵了,慕太后在真和十一年的时候因为暑中食冰过度,染上了肠疾,太医诊治无果,不及一月就去了。

而三年前真和帝也去了……

慕太后和真和帝都不算长寿,虽然慕太后的逝世很是意外,但真和帝却是真正的壮年崩殂。所以虽然宁家如今成了后族,而且当年的太子唐兴至今独宠宁夷徽一人,竟有效仿其曾祖父咸平帝、空置六宫之意,然而宁摇碧和卓昭节还是很担心。

除了为长女担心着如今的光嘉帝享寿之事外,这些年来雍国公府可谓是顺风顺水……哦,中间还是有件事情的,就是四郎宁夷由到了适婚之龄时,各家娘子都瞧不中,独独看上了晋王大郡主的老来女。

原本在咸平朝时,晋王觊觎储君之位,谋害太子和延昌郡王,直接将年迈的咸平帝气得驾崩,新君治亨继位之后自然不会放过他。

晋王被赐自尽后,其家眷也被剥夺封号荣衔,流放三千里。那时候晋王大郡主已经出阁了,所以未被直接波及,但也因此在长安贵胄之中失势。而跟着治亨登基照例的大赦天下,虽然原本的王妃和世子、小郡主被赦免了,到底也没有回到长安。

然而治亨三年的时候,自登基就缠绵病榻的治亨帝病情忽然加重,其时慕皇后和太子都非常担忧,朝野也甚望御体安康。作为治亨帝的侄女、原本的晋王小郡主唐千夏便以民女的身份上书,表示愿意以处子之身、皇室血脉出家,终身茹素并为治亨帝祈福以偿其父之孽。

慕皇后和朝臣商议之后决定接受她的上书,不过唐千夏毕竟是真正的皇室血脉,非但正当青春韶华,而且丹青久为长安一绝——这样一位尊贵的宗女兼才女舍弃一生去为君上祈福,皇室也不能不有所表示。

所以慕皇后代治亨帝赦免了晋王府眷属之罪,恢复了王妃、世子、大郡主的封号。

当年晋王身败名裂本就有唐千夏的手笔,如今唐千夏拿一辈子为嫡母和嫡兄、嫡姐换回封号,也算是报了母仇又没有累及无辜了。不过到底只是表面上的,曾经觊觎过储君之位又失败了的宗室还能有什么前程呢?

连带着晋王大郡主的夫家也是小心翼翼的过日子……

但宁夷由就是觑中了那小娘子,宁摇碧和卓昭节实在没办法,想想横竖宁家足够富贵了,也不缺高门大户的姻亲。而且晋王大郡主据说心地善良,不像其庶妹唐千夏那样心机深沉、隐忍可怕,大郡主的老来女总不至于偏偏像到了她那没见过几回面的庶姨吧?

后来这苗氏过了门,看下来确实没有唐千夏之风,倒是像了传闻里的大郡主,心善肠软,是个温柔贤惠的媳妇。

所以宁夷由的婚事虽然折腾了一番,但结局还是皆大欢喜的。

旁的孩子的婚事大抵都很顺利,四娘宁夷淡嫁的是表舅义荣侯的嫡长子唐念,宁夷淡和唐念的婚姻一帆风顺,值得一提的倒是义荣侯唐慎之的婚事。

唐慎之娶的是表嫂赫氏的胞妹赫四娘,其实他比赫四娘长了十余岁,但之前因故没能娶成卓昭节的堂妹八娘卓昭姝,后来拖下来,倒是那时候半大不小的赫四娘贪图他生得俊秀,闹着要嫁给他。这件事情本来赫家和赫氏都没当回事。

结果赫四娘打小胡闹惯了,私下里竟然自己跑去纠缠唐慎之,这要是换了个正常些或脾气差些的郎君,必然要轻看她几分。偏偏唐慎之虽然是宗室,又封了侯爵,脾气却软得很,对个小娘子,怎么也说不出来重话。

一来二去的,他竟然觉得娶了刁钻又爱闹、看着性情和他完全不像的赫四娘也没有什么不好,与姨母游氏提了提。游氏转告长媳,赫家门楣不算高,唐慎之脾气好,有爵位,没有公婆拘束,虽然被卷进夺储风波里去过,但当时也安全了,当然没有不答应的。

听着阮穗娘一件件的禀告着事情,卓昭节一面心思飞了开去,一面和蔼的敷衍道:“这些你看着办就成了,这家你也不是头一天当,怎么还要来问我?事情交给你我还不放心吗?”

阮穗娘如今也有了尚在襁褓的长孙了,但长年保养,看着还算年轻,她笑得眉眼弯弯,脆生生的道:“媳妇晓得母亲信任媳妇,只是这些东西都是要给皇后娘娘的,娘娘最是尊重信赖母亲不过,若晓得东西都是母亲听过的,必然更加高兴。这样,即使媳妇有疏忽的地方,娘娘必也不计较的。”

“徽娘几时为难过你了?”卓昭节不觉一笑,道,“说得仿佛她欺负了你一样。”

“媳妇可不敢这么说。”阮穗娘含笑道,“就是想用母亲讨娘娘高兴高兴呢。”

“什么高兴呢?”外头忽然传来声音,却是宁摇碧下朝回来了。

众人忙都敛了嬉笑起身,阮穗娘与两个孙女都行下礼去,一身紫棠官袍的宁摇碧大步走了进来,软幞正中、腰间玉带上各有一颗猫儿眼宝石赫赫生辉,他和卓昭节一样,鬓发已经染了霜色,颔下蓄着短髯,但目光炯炯,倒是显出老当益壮之态。

摆手免了媳妇和孙女们的礼,宁摇碧笑着扶过卓昭节,亲昵的嗔怪:“老夫老妻了,还这样拘礼做什么?”

“谁还和你见礼?”卓昭节微微一笑,年岁虽然长了,嗓音倒还是透着鲜脆的意思,“就是坐久了,起来站一站。”

两人相携着坐下,阮穗娘识得眼色,领着女儿和侄女一起告退。

等她们都走了,宁摇碧问起方才说的事情,卓昭节道:“还能是什么?千秋节要给徽娘送些东西……穗娘好意,特意过来陪我说说话,打着来请我掌眼的旗号。”

宁摇碧听了,微叹道:“自七郎和五娘成家之后,咱们膝下确实一下子就冷清寂寞了,不如挑个孙儿来养着?或者曾孙也可,咱们不是才有个曾孙吗?”

“孙媳进门数年才得了这么一子,要抱过来当然不是不行,可孙媳想来也是难过的,何必呢?”卓昭节摇头,道,“当年祖母膝下不寂寞吗?祖母也没抱旷郎或徽娘去养,这事儿我也不做。”又道,“再说你不是说了,过两年等泰郎也调回长安,旷郎在朝有了帮手就致仕?”

宁摇碧含笑道:“你放心罢,答应了你的,我说什么也要做到的。”

顿了一顿,又温柔的道,“我方才回来时听下人说园子里的梅花开的很好,一起去看看?”

当年卓昭节的外祖母班氏去世后,卓昭节虽然亲自回江南奔丧,但回到长安后,还是时常愀然不乐。宁摇碧为了哄她高兴,特意将之前申骊歌心绪不佳时故意放任得犹如荒野的花园整饬了一番,重金从别处购了同样是百年树龄的古杏古桃,又在缤蔚院的树种之外添了梅花,以使冬日也不缺可赏之花。请了天香馆中最擅长种植草木、将南诏才有、在长安难以存活的凤凰花树都顺利种活在长安的岑丈,想方设法的种进了雍国公府的园子。

当初宁摇碧一共购得十四株古杏古桃古梅,最后种活的也只得三株,正好各一株,然而比起江南的缤蔚院已经有过之而无不及了。

宁摇碧还在树下安了一个和缤蔚院里一样的秋千,春日里支上软烟罗帐子,斜靠帐内榻上,望出去恍惚之间又回到了尚未及笄的年华……

此刻听宁摇碧提起,卓昭节眼波都温柔了好几分。

宁摇碧忍不住抬手轻轻一捏她面颊,含笑道:“走罢。”

梅花树下,屏风云榻香炉早就预备好了,榻上置几,文房四宝亦列。下人们都知道雍国公夫妇赏花时最不爱被打扰,子孙也不来闹的,此刻把东西设好,都避得远远的。

如今正是正月里,前日才过了卓昭节的生辰,枝头还残存着积雪,设榻的地方把雪扫了,四周摆上炭盆,屏风又挡住了北风,并不觉得冷。

两人相携着手,在榻上坐下,仰看着头顶星星点点怒放的梅树,这是一株红梅,开在雪中,在万物未苏的正月里,真真是“万花敢向雪中出,一树独先天下春”,它一株树,把整个园子都开热闹了。

像簇簇的火焰跃动于枝头,那样欣欣然的喜悦,看得人心情都豁然开朗起来。

卓昭节不禁感慨道:“所谓‘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可依我看,樱桃红时虽然艳丽,到底不如这雪中红梅,似点点艳血,来的绝丽。”

“你说芭蕉,我倒是想到了一个人。”宁摇碧拈着短髯,忽然笑了起来,“咱们在江南初遇时候……那个芭蕉叶子!”

卓昭节想了片刻才想起来他说的是白子谦,又惊讶又好笑,道:“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忘记这个人了,你居然还记得?”

宁摇碧干咳一声,一本正经的道:“凡是觊觎过我妻子的人,我自然是无时或忘,日夜提防!”

“如今都这把年纪了,还有谁会惦记我?”卓昭节幽幽一叹,宁摇碧正待安慰她,不想她忽然翻脸嗔道,“你还敢说我?你好意思说我?你怎么不说一说温坛榕?白子谦可是早就娶妻生子,如今应该也儿孙满堂了吧?温家那一位为了你后来可是学唐千夏去出了家的!”

宁摇碧立刻道:“天地良心!我与那温氏半点都不熟!她嫁不出去去出家,关我何事?我可是从来没给过她好脸色的!”

“你今儿不提白子谦,我倒是快把这些人都忘记了,既然提了,那你给我说清楚,那温坛榕,到底为什么对你恋恋不忘,难舍到了宁愿出家的地步?”卓昭节眯起眼,怀疑的打量着他,“我记得当初时五,是欲调戏慕姐姐的使女不得……”

大冷天的宁摇碧差点出了身冷汗,叫屈道:“你怎么能把我和时五比?那小子,不,那老小子活生生的衣冠禽兽,如今这把年纪了,还乐此不疲的纳着十三四岁的小妾……亏得咱们徽娘没许给鸿奴,不然有这样的公公还能出门吗?”

卓昭节斜睨着他:“好吧,不是这样,那是怎么样?我不信你打她跟前走,什么没说什么没做就这么把她的心给勾走了。我少年时候都没这个本事!也没见谁为了我终身不娶呢!”

说到末了一句,卓昭节语气之中流露出酸意,宁摇碧却哈哈大笑起来,调侃道:“不定哪个角落里,就有人偶然见你一面,此后再也不娶呢?”他心里却是想着,梁丹古那厮若是一直活着且能长寿,必是不愿意再言嫁娶的……

当初梁丹古虽然一念向善,没有说出蕊蝶别院之事,但宁摇碧何等精明,涉及到卓昭节,他又是加倍的敏感,如何察觉不到梁丹古对自己妻子那微妙的情愫,而他原本想说的事情,必定是直接与卓昭节有关?

只是梁丹古都选择了隐瞒了,不管是什么,宁摇碧也不想追究,何必事事清楚,却使彼此心伤?争如糊里糊涂,一世恩爱绵长。

不过对于梁丹古觊觎过卓昭节,宁摇碧恼恨梁丹古,对此却也有些得意,这样美貌倾城活泼中意的女子,到底是他的妻,且是相伴一辈子的人。旁人再觊觎,也不过是觊觎罢了,卓昭节的心里,从来都只有他宁摇碧一个的。

卓昭节不知道他心里想了这许多,打他一下,嗔道:“不许岔开话题,快说快说!”

宁摇碧笑道:“好吧,我也不知道,你晓得我对温氏向来不理会的。”

“一辈子的夫妻了你还想骗我?”卓昭节脸色一沉,伸手掐住了他面颊,哼道,“你向来最是多疑不过,温坛榕那样对你念念不忘,按着你的性子,你不设法弄个清楚才怪!我到今儿个才问你,你还有什么不满意?”

“是是是,我说我说!”卓昭节其实没用力,但宁摇碧还是附和的作出惧怕之色,笑着道,“说起来其实叫我也有点啼笑皆非。那还是我去江南前好几年的事儿了,那会还小,有次在曲江和父亲闹翻了,当时祖母不在,父亲要责罚我,嗯,你知道,那时候我还小……”

卓昭节狐疑的看着他……

宁摇碧见避不过去,只好很无奈的道:“所以,我便……嗯,哭了一场……”

小孩子被父母骂了就哭这也是常事,卓昭节疑惑的道:“莫不是温坛榕看到你哭就爱上你了?这事儿……我怎么听着这么可笑呢?”

“……咳。”宁摇碧尴尬的道,“我当然不是一直哭,我……嗯,我边哭边嚷了许多和母亲有关的话,谁知道那温氏因此就留意上了我,总觉得我……”他脸色渐渐沉下去,哼道,“在她眼里我便是个幼年丧母孤苦伶仃、又不得父亲喜欢,贵为世子其实孑然一身,在大伯母的手底下艰苦挣扎,不得不靠竭力讨好祖母才能苟活于世。我只能说,温氏她想的太多了!”

“……”卓昭节也无语了……

虽然宁摇碧再三强调他当时还是个小孩子,但显然告诉老妻自己用哭亡母来气先父到底让他觉得很狼狈,所以他赶紧换个话题,道:“今儿这梅花开得,倒叫我起了兴致。”

说着,随手执墨研开,拈了笔,在铺好的几上澄心纸刷刷数笔,写了一行飘逸的魏碑。

“江南廿四花信风,梅花开始楝花终。”

卓昭节眼波一动,抬头看了眼头顶含芳吐蕊的梅花,从他手里接过笔,蘸了蘸墨,轻舒手腕,莞尔续上一句。

“遇君正逢杏花雨。”

她还要写最后一句,却被宁摇碧抢了过去,含笑道:“我来!”

他忽然换了行楷,笔意锋芒毕露的写下。

“此后万花俱是空!”

卓昭节端详着纸上墨迹,唇边笑意嫣然,眉眼弯起宁摇碧最熟悉的弧度,却见卓昭节从榻几下的笔筒里另取了一支紫毫,蘸了墨,在空白处另写了一行簪花小楷:

“何以梦江南?”

宁摇碧不假思索的接上:“明月湖上正豆蔻。”

两人同时想起当年明月湖上,夜半双双落水的场景,皆是会心一笑!

卓昭节再写:“何以谑少年?”

“桃杏吹满春日袖。”宁摇碧含笑再续。

像又回到三春花雨中,那场汹涌浩大的暂别……心底涌出的甜蜜,经岁月酝酿而愈甘美绵长。

“何以忆结缡?”

“珊瑚仍艳两白头。”

新婚时,已故的老雍国公将他曾送与过发妻申骊歌的珊瑚簪赠与媳妇,到了后来病倒时,老雍国公念念不忘着这支珊瑚簪,尔后,卓昭节主动提出随他陪葬,可老雍国公却拒绝了。

如今这支珊瑚簪,还藏在卓昭节的箱笼里,虽然不戴,虽然不再忌讳申骊歌自己所言的不吉,但提起来,又似回到新婚时候,生涩无措、欣喜而雀跃……如今两人鬓发已是斑白,回想前事,愈觉甜蜜和相爱。

卓昭节颊齿含笑,再写:“何以许余生?”

这次,宁摇碧眼波温柔的看着她,半晌才落笔:“生生世世永执手!”

卓昭节捏紧了笔,单手托腮,神情天真一如十四五岁时的模样,虽鬓已苍、容已衰,可在宁摇碧眼里,她美得一如十五笄礼上倾倒众人引举席啧啧赞叹,一颦一笑使众生颠倒,这副他眼里绝美的容颜,从未变过。

两人对视良久,卓昭节却咬着唇,抬笔迅速在宁摇碧的答复后各另写了一行,她写的是。

何以梦江南?老梅燃艳葩。

何以谑少年?逾船故惊讶。

何以忆结缡?自此入君家;

何以许余生?怀杏约楝花。

完结了。

《春茂侯门》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我爱听书网小说网更新,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我爱听书网!

喜欢春茂侯门请大家收藏:(m.ting222.com)春茂侯门我爱听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五零俏军嫂养成记 欧皇崛起 书生江湖行 天才召唤师 开普之鹰 狼与兄弟 九阳帝尊 神魂至尊 重生家中宝 玩家凶猛 大昏君 绝世邪神 最强特种兵王 神霄煞仙 超级怪兽工厂 大唐第一世家 网游之九转轮回 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邪龙狂兵 网游之三国无双
经典收藏 侯府嫡女 秀色锦园之最强农家女 杏霖春 如意事 朕的皇后太倾城 安东侯府 妖殿盛宠之萌妃闹翻天 重生之瓶安是福 到清当自强 朱门继室 阁老夫人养成记 古代穿越日常 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 娼门女侯 嫡女毒心 奸臣夫人的悠闲日子 嫁偶天成 重生渔家女 清妾 首辅夫人黑化日常
最近更新 荣宁 和亲公主回来了 撩宠成瘾:皇叔,来呀 大宋清欢 种植女仙在古代 娘娘真的不想当宠妃啊 妖女乱国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衣锦华棠 逍遥章 重织锦绣 [综历史]衣被天下 如意事 庶女毒妃:殿下太难缠 拐个王爷一起田 陛下滚开,今夜不伺候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贵妃她又娇又媚 无疆 穿越之一路逍遥
春茂侯门 繁朵 - 春茂侯门txt下载 - 春茂侯门最新章节 - 春茂侯门全文阅读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